首页行业资讯政策法规 企业动态
位置:首页 > 资讯 > 药品常识

一个小黄瓶,走遍丝绸路

来源:药源网 更新时间:2021/6/10
一个小黄瓶,走遍丝绸路
有着悠久历史的丝绸之路,在过去的几千年间,牵动着亚欧大陆的数十个国家,从东亚起步,途径中亚、南亚、西亚,直至欧洲甚至延伸到非洲,就像当今的互联网,链接着沿途各国的政府与人民,交织着各自的经济、文化和商业等。在这张密密麻麻的网眼中,那些交汇点是各国民众认同的精华,被世代传承,就像东方的茶叶、瓷器,就像玄奘法师从西域各国带回来的那些佛经。当然,在这些璀璨的明珠里,有一颗经久不衰,而且通过它在各地的“昵称”,就看出他的地位,他就是姜黄。


印度教中被视为众生的保护之神—毗湿奴,性格温和,对信仰虔诚的信徒施予恩惠,且常化身成各种形象拯救危难印度人大多信仰湿婆和毗湿奴,甚至说佛教的佛陀也是毗湿奴化身
可能很多国人对他还不了解,他可是地地道道的“中国通”,唐朝时被玄奘法师从天竺(古印度)带回来的珍宝之一。他发现,在古印度,人们对姜黄的崇拜无以复加。家中的大事少不了姜黄,如女儿出嫁,要在脸颊上点几滴姜黄,寓意辟邪祈福;最早的医疗体系印度“阿育吠陀体系”中把姜黄视为“万能药”,可以“调理肝病,杀菌消炎,净化身体”,所以印度人把姜黄组成的咖喱作为每日必不可少的饮食调料,在印度语中“姜黄”的含义是“佛陀的袈裟”。其实玄奘法师可能还不知道,在离天竺数千里之遥的古亚述帝国(今两河流域伊拉克附近)的领土上,伟大的亚述巴尼拔王(公元前669年~公元前627年)已经把姜黄的药用价值,记录在其编撰的楔形石碑上(其被后世发现者英国人R.C.汤普森称为《亚述草药》)。

当然,我们的老祖宗也没浪费这份“天赐佳物”,《唐本草》对姜黄的记载为“味辛,苦,温,归脾、肝经。有破血行气、痛经止痛之功”;明代,李时珍对姜黄有了更近一步的研究,给姜黄起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宝鼎香”,“药神”认为姜黄的香气特异,而且可以活血行气,通经止痛。

与此同时,离中国不远的日本,正在举行着盛大的庆典,天皇在接受着各邦属国的朝拜,身处冲绳的琉球国特使,进贡的是一个珠宝镶嵌的箱子,打开箱子,一股香气扑鼻,往里看是一个个土黄色的球球,百思不解。琉球特使连忙解释,这是琉球国的御品,之所以琉球(现冲绳)自古是长寿之乡,与常吃这个“球球”有关,它在当地被称为“蓬术”,其实就是姜黄。在琉球有很多关于姜黄的习俗,最有名的是所谓“贤妻标准”,就是以每天是否为丈夫熬制“酒豪汤”,来作为评价妻子。琉球的男人爱喝酒,每晚都是醉醺醺的回家,妻子会递上一杯热腾腾的姜黄熬的“酒豪汤”,丈夫第二天醒来就不会有宿醉感。久而久之,琉球男人少有因为常喝酒而患肝病,反而一直保持着“长寿岛”的美称。从此,天皇把姜黄作为日本皇室的御品。后来还传到了朝鲜半岛,同样把姜黄奉为上品。
据2010年相关统计,日本冲绳的人均寿命为87.02岁,居全球各地区之首
随着马可波罗西行,姜黄传到了欧洲大陆,从贵族王室的追捧到近现代西方医学的研究,发现姜黄中起效成分是“姜黄素”,到了20世纪,各国科学家关于姜黄的研究更加深入,众多研究发现姜黄素具备多种功效。


《星球大战》女主黛茜·雷德利更是在社交媒体上晒出了自制的姜黄面膜

1,抗炎作用(Anti-inflammation):
国际医学界越来越统一地认识到,人体的多种疾病,均为慢性炎症导致的,包括糖尿病、关节系统问题、阿尔茨海默症,甚至癌症。
但各类炎症,又是非常棘手的,令人非常头疼的疾病。在美国,风湿和风湿性关节炎是影响人们健康的五大疾病之一。在中国,每年也要化费几亿元人民币来对付这个病。抗炎症最有效的药是甾体激素,比如可的松,地塞米松之类。但激素抑制人的免疫系统,而且对多脏器可造成极大的损害,医生一般是在万不得已时才考虑使用。另一类有用的药物是非甾体激素抗炎药。这类药我们平常也用来退热镇痛,比如阿斯匹林,布洛芬,扑热息痛,等等。可是这些药也有它们的副作用,阿斯匹林可以加重胃肠道溃疡,布洛芬和扑热息痛对肝功能也有损害。  
目前多项实验证实,姜黄素的抗炎止痛效果与布洛芬、双氯芬酸等是一致的,但姜黄素的副作用却很小。
2,抗癌防癌作用:
科研人员发现,姜黄素对很多非常恶性的癌细胞,如乳腺癌,胰腺癌,卵巢癌,白血病细胞,以及发病率很高的直肠癌细胞,都很有效。于是我们不难理解为什么美国的国家卫生局(NIH)会批准姜黄素开始实行临床实验,治疗乳腺癌,直肠癌和胰腺癌了。美国最大的安德森肿瘤医院首席专家甚至说,还没有发现姜黄素对哪一个癌症没有效果。当然,关于姜黄素与各种癌症的研究,还在深入进行中。
3,抗氧化作用:  
  抗氧化是一个近年来很热门的词汇。一个生物体的衰老和很多疾病的产生是由于生物体在有氧呼吸的反应中产生了过量的自由基,而这些过量的自由基如果和细胞的脂质膜,和DNA,和蛋白质反应可引起氧化损害。
  而据研究发现,姜黄素可以清除体内的自由基,防止这些细胞的损伤,从而延缓衰老。
4、保肝护肝
英国权威医学期刊《内脏》报道,奥地利格拉茨医科大学的一项研究显示,姜黄素具有抑制肝炎、修复损伤的肝细胞、改善肝脏实质损伤等功效。如果人体喝酒前服用姜黄素,姜黄素会激发肝脏成倍(研究表明是1.5倍以上)的产生乙醛脱氢酶从而加速分解乙醛。姜黄素还有利胆作用,能增加胆汁的生成和分泌,并能促进胆囊收缩。
当然,姜黄素对抗感染、抗凝血、抗动脉粥样硬化等有很好的帮助。同时姜黄素作用于大脑,能提高大脑脑源性神经营养因子的水平。这能有效延缓,甚至逆转一些大脑疾病,以及与脑功能降低有关的衰老性疾病。
所以,如此全能的“姜黄素”,在欧美被称为“黄金营养素”。
然而,姜黄素这么好,却有个“致命的缺陷”制约了它的应用:吸收困难,生物利用率极低,很难被人体吸收。这是因为姜黄素分子结构比较对称,极性官能团较少。所以姜黄素在一般情况下,使用效果并不显著。
直到德国的NovaSOL技术出现。通过仿人体吸收的胶束化处理,姜黄素从不易吸收的脂溶性转化为水油双溶的特性,吸收率提高了185倍,人体吸收从此没毛病!
一个小黄瓶,穿越了5000余年,穿过了陆路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全球1/4的人口都因它受益,这既是天赐的圣物,也是人们追求健康的心。


明星们都在喝的诺惠姜黄植物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