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行业资讯政策法规 企业动态
位置:首页 > 资讯 > 药品常识

舒肝解郁,对症“精神感冒”

来源:药源网 更新时间:2021/1/4
“我的灵魂只有眼泪和绝望,我像活在一个灰色的世界里。”。全球有3.4亿人还在经历这种无法被外人理解的痛苦。

在中国,以抑郁症为主的情感障碍患者人数已超1亿人,其疾病负担或仅次于冠心病。

一个令人尴尬的现实是,尽管存在精神障碍的患者人数居高不下,但为治疗付诸实践者“寥寥无几”。2018年《柳叶刀》发表的一篇有关中国部分地区精神疾病患病状况的论文称,我国需要心理健康服务的人群达2.48亿,仅有8%寻求过专业帮助,4.9%得到正规治疗。

针对这种情况,近日,中国中医科学院北京广安门医院心理睡眠科主任王健、北京尚善公益基金创始人毛爱珍做客腾讯《名医堂》,面对抑郁症的现实困境,向大家普及了抑郁症知识,探索积极、安全的治疗方案。

抑郁症临床治疗的现实困境

就高发病率、低就诊率的疾病现状,王健在节目中表示,抑郁症临床收治率停滞不前,一是因为患者自身的病耻感,将抑郁症和精神病联系在一起;二是主流临床治疗方法效果有待商榷。

毛爱珍在谈及自己创立国内首个关注抑郁症防治基金会的缘由时则直言,目前针对抑郁症的治疗大多数治标不治本,因为抑郁症本身也是身体上的疾病,需要社会和患者加深认知,提升正确的防控意识。

目前最常见的临床一线药物主要有5-羟色胺再摄取抑制剂(SSRIs)、5-羟色胺和去甲肾上腺素再摄取抑制剂(SNRIs)等。这些主流药物的效用是改善“下游”症状,如调节大脑中的物质从而改善人的情绪,但这不等于康复,因为“上游”的病因没有得到处理。

此外,这些药物服用后都在一定程度上给身体增加了新的负担。

有双相情感性精神障碍患者称,自己的情绪一直在消沉和亢奋之间循环,吃完药,她的身体则在两种状态间跳转,一种是“立地成佛”,好的感受和坏的感受都消失了;另一种是“心跳失衡”,呼吸不上来、濒死的感觉。如果未按时吃药,头疼、恶心、冒冷汗等一系列不适感就如影随形。

这些药物带给抑郁症患者的另一个副作用是嗜睡,有患者称自己一天睡上14个小时仍会觉得困倦。

由于主流抗抑郁药物的有效性和耐受性参差不齐,且有30%的抑郁症患者通过系统治疗后仍会反复发作或迁延不愈,寻找一种副作用少的药物成为这个群体的终身课题。

舒肝解郁胶囊,传统医学为患者带来新希望

在大多数人的理解中,“抑郁症”的概念为“舶来品”,属于现代社会的文艺富贵病。事实上,抑郁症的临床治疗,祖国传统医学从未缺席。古典医学著作—《黄帝内经》就对“郁”有详细阐述,明代大家张景岳还进而对郁症作了分类,中医在治疗抑郁症方面已有多年经验,治疗方案也比较成熟。在今年10月发布的《中药大品种科技竞争力》报告中,我国首个治疗中轻度抑郁症的中药新药——舒肝解郁胶囊胶囊入选2019年中药大品种名单,从这份名单可以看出在抑郁症治疗领域,中药凭着显著或确切疗效,满足临床需求,获得了市场的高度认可。

舒肝解郁胶囊的原材料为贯叶金丝桃和剌五加。前者具有“舒肝解郁,清热利湿”的功效,在国外被称圣·约翰草,有超过1000年适用于治疗抑郁障碍的历史;后者具有“益气健脾,补肾安神”功效,欧盟药草委员会经过8年的全球范围调研和评估,确认了刺五加可以缓解抑郁引起的疲劳、虚弱以及睡眠问题。

康弘药业甘肃贯叶金丝桃种植基地

尽管上述原材料所具备功效已得到公认,但究竟是哪些活性成分具有药效?

康弘药业在研发过程中跳出传统中药框架,应用现代化的植化分离鉴定技术,准确鉴定出舒肝解郁胶囊成品73个成分。并且通过对入血成分的鉴别,挖掘潜在活性成分,进行分离纯化,快速筛选细胞模型,对活性成分进行了药效验证并最终确认,同时还在源头段引入数字化监控,推动工业4.0智能化管理,最大程度保障药品的安全性、有效性、稳定性。

更值得关注的是,在临床验证中,将舒肝解郁胶囊与经典化药氟西汀以及安慰剂进行了多项RCT对比研究,结果显示,舒肝解郁胶囊在治疗轻、中度抑郁症的疗效与盐酸氟西汀相当,优于安慰剂,全面改善抑郁相关躯体和核心症状,不良反应显著低于氟西汀,与安慰剂相当。

据米内网数据,2016年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抗抑郁中成药销售额为4.52亿元,同比上一年增长15.35%。舒肝解郁胶囊以3.24亿元的销售额占据整个抗抑郁中成药市场的71.6%,遥遥领先于其他同类品种。

“这是一个宽广的领域。”提及中医抗郁,王健如此评价,“抑郁症患者实际上是身体出问题了,中医在这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重型抑郁患者,临床上多会给予中西医结合的形式治疗,中药可以起到减少副作用、增强疗效的作用,若是轻中度患者则尝试纯中药治疗。”

随着人们对传统医学的重视和挖掘,中医药在现代科学体系下不断验证和创新,从预防到治疗,逐步为患者带来更加安全、有效的选择,帮助饱受抑郁困扰的人们早日走出阴霾,迎接阳光和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