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行业资讯政策法规 企业动态
位置:首页 > 资讯 > 行业资讯

辉瑞新药多韦替利获批,PARP抑制剂全球市场四分天下

来源:药源网 更新时间:2018/11/9

PARP抑制剂能够影响癌细胞的自我复制方式,用于存在有害或疑似有害的生殖系BRCA突变(gBRCAm)、HER2阴性局部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MBC)患者的治疗药物,除了乳腺癌外,这一类药物还可以治疗卵巢癌、前列腺癌以及胰腺癌等拥有相同基因的遗传性癌症。

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PARP抑制剂的总销售额为4.62亿美元,其中阿斯利康的奥拉帕利(Olaparib,Lynparza)占据了64%的市场份额,美国克洛维斯(Clovis Oncology)肿瘤公司的芦卡帕利和Tesaro公司的尼拉帕利占据了36%的市场份额。

多韦替利横空出世,PARP抑制剂四分天下

PARP抑制剂通过抑制肿瘤细胞DNA损伤修复、促进肿瘤细胞发生凋亡,从而可增强放疗以及烷化剂和铂类药物化疗的疗效。PARP抑制剂利用遗传性乳腺癌的“致命弱点”展开攻击,这一弱点由被称之为“BRCA1”的基因缺陷所致,限制了癌细胞修复受损DNA的能力。

在研究中,接受PARP抑制剂治疗的动物,可成功的收缩实体肿瘤细胞,这一研究结果给难治性肿瘤的治疗带来了希望。迄今为止,美国FDA批准了四款PARP抑制剂,另外三个药物是奥拉帕利、芦卡帕利和尼拉帕利,从而构成竞争的新格局。

2018年10月16日,美国FDA批准辉瑞的PARP抑制剂药物多韦替利(Talazoparib),商品名Talzenna,用于存在有害或疑似有害的生殖系BRCA突变(gBRCAm)、HER2阴性局部晚期或转移性乳腺癌(MBC)患者的治疗。

多韦替利是一种聚ADP-核糖聚合酶(PARP)抑制剂,研究表明多韦替利高度有效,具有双重作用机制,可以通过阻断PARP酶活性以及将PARP捕获在DNA损伤位点上来诱导肿瘤细胞死亡。目前,多韦替利正在被评估用于gBRCAm乳腺癌及早期TNBC以及DNA损伤修复(DDR)缺陷的其他类型癌症。

奥拉帕利首吃螃蟹

2018年8月22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了阿斯利康的奥拉帕利(Olaparib)片剂,商品名为利普卓(Lynparza)。此前,在2018年1月,阿斯利康的奥拉帕利片以"与现有治疗手段相比具有明显治疗优势"被纳入了CDE第二十六批优先审评程序,正式进入了上市审批的绿色通道,该产品也是目前国内唯一的小分子靶向PARP抑制剂。

奥拉帕利是阿斯利康开发的药物,是美国FDA批准上市的第一个PARP抑制剂,2014年12月19日获FDA批准口服胶囊剂上市,商品名Lynparza,临床用于铂敏感复发性BRCA突变卵巢癌成人患者的维持治疗,该药也成为用于BRCA突变铂敏感复发性卵巢癌的首个PARP抑制剂。同年,欧盟委员会也批准奥拉帕尼作为一种单药疗法,用于卵巢癌成人患者的维持治疗。

2015年阿斯利康的奥拉帕利正式上市,第一年的全球销售额高达0.94亿美元,2016年销售额为2.18亿美元,增长率高达131.91%。2017年8月阿斯利康宣布,美国FDA已经批准奥拉帕利用于复发性上皮卵巢癌、输卵管癌、或原发性腹膜癌成人患者的维持治疗。2017年全球Lynparza销售额达2.97亿美元,同比增长率36.24%。阿斯利康对奥拉帕利寄予了厚望,其年销售额峰值可突破20亿美元。

芦卡帕利绝处逢生

2016年12月19日,FDA 批准了美国克洛维斯(Clovis Oncology)肿瘤公司的芦卡帕利(Rucaparib),这是全球第2个上市的PARP抑制剂,用于单药治疗既往接受过两种以上化疗的BRCA突变晚期卵巢癌,商品名Rubraca。

实际上,芦卡帕利是辉瑞制药公司研发的药物,在赛诺菲的首个PARP抑制剂Ⅲ期研究失败后,导致了PARP抑制剂的研发跌入低谷,辉瑞将芦卡帕利转让给美国克洛维斯公司,默沙东也把尼拉帕利授权给了Tesaro。

2015年4月,美国FDA授予治疗卵巢癌突破性疗法资格,美国FDA于2016年12月19日加速审批芦卡帕利上市,商品名为Rubraca。芦卡帕利的上市也拯救了摇摆不定的克洛维斯生物医药公司。

尼拉帕利新生复活

在奥拉帕利和芦卡帕利上市后,PARP抑制剂类药物取得实质性进展。2017年3月27日,美国FDA批准了Tesaro公司的尼拉帕利(Niraparib),用于复发性上皮性卵巢,输卵管或原发性腹膜癌的成年患者的维持治疗,商品名Zejula。

截至目前,全球已获批的PARP抑制剂共有四种,仅阿斯利康的奥拉帕利在国内获准上市外;在新品研发方面,艾伯维的Veliparib处于Ⅲ期临床试验中。据悉,国内药企中,百济神州、再鼎医药、江苏豪森、青峰医药、人福医药、恒瑞医药、上海创诺医药以及中科院上海药物所等8家公司已涉及PARP抑制剂产品的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