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首页 > 资讯 > 企业动态

巨头新药成绩榜:默沙东、诺华、罗氏前三甲!

来源:药源网 更新时间:2018/6/11

当涉及到新药上市,公司规模并不是最重要的影响因素。过去5年,默沙东(Merck&Co)在获批新药数量上冠绝群雄。

而根据EPVantage的最新分析,同是中等规模的艾伯维(Abbvie)和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其新药批准数量不尽人意,尤其是两家公司的研发线看起来都比较暗淡。

图12013年-2018年第一季度大型药企获批新药数量

GSK短期难进步

GSK的情况更加不理想,与EPVantage去年做的分析相比,其在这些制药巨头中的排名又出现了下滑。GSK首席执行官艾玛·沃姆斯利(EmmaWalmsley)表示将加强公司的新药研发线,但聚焦的主要研发资产都还处在早期阶段,这意味着该公司新药收获的情况要在几年后才能改善。

短期来看,艾伯维的前景似乎要好一点,因为其3个重磅产品elagolix、upadacitinib和risankizumab接近上市。不过,该公司不久前还是因为已经进入后期研发阶段的Rova-T的失败而遭受了一次沉重打击。

GSK与艾伯维要加倍努力才能赶上默沙东,后者在2013-2018年第一季度共有14个新分子实体新药被FDA批准上市,诺华(Novartis)以11个紧随其后。

开放式创新更高效

新药获批上市并不能完全反映药企的研发效率,事实上,多数情况下获批的新药来自企业外部——通过收购或授权引进而获得。

不过,诺华是个例外,其获批上市的新药有超过一半是由内部研发的,包括其重磅产品如IL-17单克隆抗体Cosentyx和充血性心力衰竭治疗药物Entresto。市场普遍预测,这两个新药2024年的销售额将分别超过30亿美元和40亿美元。

当然,从外部购买新药并非坏事,在EPVantage在分析中,市场前景最好的产品均来源于外部。例如默沙东的Keytruda,通过收购先灵葆雅(Schering-Plough)而获得;百时美施贵宝(Bristol-MyersSquibb)也是通过收购Ono公司获得Opdivo,以及通过收购杜邦制药(Dupont)获得抗凝药Eliquis。

与外部合作的积极性不高或许可以解释GSK在新药获批数量上表现不佳,投资者可能希望沃姆斯利最近就并购问题发表的意见预示着方向的改变。GSK将在其公布第二季度业绩时公布研发方面的最新进展。

在对大型生物技术公司进行类似分析时,可以发现其与大型制药企业之间的一些差异:前者更多地关注内部研发或通过并购获得新药,较少通过授权引进获得新药。

图22013年-2018年第一季度大型生物技术公司获批新药数量

吉利德(Gilead)的新药数量是生物技术公司中的佼佼者,2013-2018年第一季度有9个新分子实体获批,与一些比较成功的大型制药企业势均力敌。在吉利德抗丙肝药物销售下滑的情况下,这一波新药对其无疑是好消息。

相较而言,新基医药(Celgene)在新药上市方面没有什么进展,其业绩还得继续依赖Revlimid。

BMS未来最依赖新药

对于药企而言,新药成功获批上市值得庆祝,但这只是第一步,随后的市场表现也很重要。EPVantage进一步分析了近5年批准的新药对药企2022年预期销售额的贡献程度。

图3新药对大型药企未来销售的贡献程度

从中可以看到,百时美施贵宝最依赖于新品上市,其2022年的收入中有很大一部分来自重磅产品Opdivo和Eliquis。

而艾伯维的命运仍然主要取决于其“大龄”的拳头产品修美乐(Humira),预计新药对该公司收入的贡献将微乎其微。艾伯维处于研发后期的新药上市后,或者修美乐的生物类似药在美国上市(预计2023年)后,当前的情况将发生多大改变很值得关注。

图4新药对大型生物技术公司未来销售的贡献程度

在生物科技公司中,吉利德预计将最受益于新产品,但外界对其一些新药仍存质疑。吉利德备受看好的抗HIV三联复方新药Biktarvy今年第一季度的表现令人失望,但该公司指出其仅上市6周,还不能这么早就下结论。

吉利德对CAR-T的押注最终可能被证明是一个昂贵的错误,因为在一个新兴行业无法保证商业成功,但目前吉利德正在庆祝Yescarta第一季度的销售额远超预期。

不过,吉利德花费在Yescarta开发商Kite制药上的120亿美元,与武田制药(Takeda)最近对夏尔(Shire)的460亿英镑(合620亿美元)收购报价相比,有些相形见绌。新产品对公司收入的贡献微小也是武田热切想要进行交易的原因。

其他存在类似问题的公司可能很快就会被迫出手并购,希望最终获得平衡。购买增长力是药企策略的重要组成部分,但也有买得太高价的风险。